亦橪易爆炸

-爱上另一个自己-

【喻黄】start afresh

1、
黄少天以为自己再不会回到这个小城了。
他只背着一个旅行包,戴着耳机,从火车上下来后却感到一阵茫然。黄少天在假期期间,被父母喊回来帮忙搬家,搬到黄少天读的大学所在的市里去。
黄少天听着耳机里熟悉的旋律,眼睛快速得眨了两下,他翻出手机,手指在“删除”键上,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按下了“下一首”。
他站在火车站里,等待着父亲,身边是来往的人流,不远处还有一双悄悄注视着他的眼睛。
2、
搬家搬完了,黄少天手里握着明天的火车票,没什么表情,眼睛明明灭灭的。黄父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说:“去学校看看吧,还在老地方。”
黄少天站在校门口,这是他以前的高中,今天是星期天,学校里没什么人,他向门卫大爷说明了一下,...

【双黑太中】十七岁那年的雨季

-ooc可能
-BGM:十七岁那年的雨季
-电视上在播这首歌,突然来了灵感
-十七岁少年设定
-食用愉快
-
乌云填满了小巷的上空,空气闷热得不行,还不如出太阳呢。
中原中也坐在书桌前,旁边的电风扇嗡嗡嗡地转着。中原中也咬着笔头,瞟了一眼一旁堆成一座小山的作业和卷子,又在面前的黄卷上写上熟悉的物理公式。
六月是下雨下得最勤的时候,也是学生们备考复习的时候。人手十几份卷子就打发了周末。
中原中也写上最后一个字,终是被电风扇都驱散不了的闷热逼得出了门去。
中原中也握着剥了包装的棒冰,走在老旧的楼梯上,看着上面断掉的扶手拐角,想,又要修了啊。
转眼中原中也已经十七岁了,小时候抱着雪糕盒笑呵呵的日子早已过去,现...

同人文的真相

我标ooc是因为怕自己中途写得ooc了…。

羽落姗【当前目标是一刀毙命】:

给我起昵称的是变态:



哈哈哈真理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

【双黑太中】学校旁边的那间网吧

-ooc
-网吧老板宰x中
-我怎么这么喜欢写学生时代的chu?
-食用愉快
-
中原中也悄悄溜出学校,找了家最近的网吧就进了去。“给我开个机。”中原中也从裤兜里掏出五十块钱。“欸。小矮子你还未成年吧?”柜台后的男子笑眯眯道。“闭嘴,我已经十八了。”中原中也翻了个白眼,他拍了拍柜台上的五十块钱,催促道:“快点,开个机。”男子从旁边捞过一张卡片,递给中原中也:“二十一号机。”
中原中也接过卡就走了,这个小网吧最多就三十台电脑,现在打游戏的大多是些叛逆学生,一个个染了头发、戴着耳钉,手上还乱七八糟戴了一堆,打游戏打得狂热,打得起劲时还爆上几句脏话,到时间了就又拍下几张纸币喊着老板来取钱。
中原中也戴上耳机...

嗯。

雨小宿:

真的是这样wwww

十四哥哥-:

是滴

大型垃圾illusory:

评论基本光速眼熟💘

雨御Missing:

就是这样!

一直都在咸鱼的景华:

是的没错。

宵旬:

是这样的

【双黑太中】甜与咸的辩论

-ooc
-旧双黑有
新双黑有
-已交往
-粽子节快乐
-食用愉快
-
国木田挠头:“为什么要我来主持这种奇怪无意义的东西啊……算了,反正今天没有安排什么行程,偶尔这样也没问题。”太宰治兴高采烈地把手中的稿纸交到国木田手上:“那就拜托你了,国木田君~”太宰治又跑回自己的座位,一脚踏上办公桌,指着对面的戴帽子的青年,大声道:“那么!小矮子!来比一比吧!让你见识到甜粽子的厉害!”“哈?你说什么?”中原中也也把脚踏上了办公桌,却不小心直接给踩塌了,“咸粽子才是正确的选择!甜腻腻的到底哪里好吃啦!”
“咳咳。”国木田清了清喉咙,正式道,“那么接下来,开展主题为‘甜粽子才是世界的瑰宝……’等等,太宰,这是什么鬼题...

吃我安利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237700/

这个mad实在太棒了,剪辑得太好了,和BGM的节奏超吻合,带感!

明天更文,咸鱼了这么久我觉得良心有愧(土下座)

尝试个新文体,辩论赛能接受吗兄弟们?

(占tag抱歉)

???
我还真没觉得自己的声音有多好听…

想玩的可以戳这:https://cms.yupaopao.cn/ypp/static/MicGame/index#/home

突然扩列

企鹅号:2893325792
有兴趣的小天使可以加一下

【双黑太中】舌甘

-ooc
-5.20贺文
-隔壁家的孩子宰x小卖部少爷中
-开篇幼年
-校园有
-食用愉快
-
01、
“一根棒棒糖!”
中原中也放下发热的手机,不耐地应着:“来了来了。”中原中也路过货架,扯了一根原味棒棒糖下来,扔到了柜台上,挠了挠头:“只有这个味了,爱买不买。”说罢,中原中也转过身就又要去拿电量不多了的手机。
“呀,中也,亏你还是个小卖部老板的儿子,怎么这么没有经商头脑?”
中原中也这才意识到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
中原中也不屑地“呲”了一声,转身看向柜台前的黑发少年:“哦,那么,成绩超级好的太宰同学怎么还没有回家好好学习呢?”
太宰治眯了眯眼睛,笑道:“这种事在学校就可以做完了,何必带回家里耽误我玩乐...

© 亦橪易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