縭离原不上草

鱼尾画涟漪,水草挂鱼鳍。

…想勾搭太太…
…算了吧,你这个交流废。

???
我还真没觉得自己的声音有多好听…

想玩的可以戳这:https://cms.yupaopao.cn/ypp/static/MicGame/index#/home

【双黑太中】舌甘

-ooc
-5.20贺文
-隔壁家的孩子宰x小卖部少爷中
-开篇幼年
-校园有
-食用愉快
-
01、
“一根棒棒糖!”
中原中也放下发热的手机,不耐地应着:“来了来了。”中原中也路过货架,扯了一根原味棒棒糖下来,扔到了柜台上,挠了挠头:“只有这个味了,爱买不买。”说罢,中原中也转过身就又要去拿电量不多了的手机。
“呀,中也,亏你还是个小卖部老板的儿子,怎么这么没有经商头脑?”
中原中也这才意识到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
中原中也不屑地“呲”了一声,转身看向柜台前的黑发少年:“哦,那么,成绩超级好的太宰同学怎么还没有回家好好学习呢?”
太宰治眯了眯眼睛,笑道:“这种事在学校就可以做完了,何必带回家里耽误我玩乐的时间呢?”中原中也皱了皱眉头,正准备开口回驳,就被刚回来的尾崎红叶抓了个正着。“中原中也!又玩手机是吧?作业写完没啊?”中原中也揉了揉被揪红的耳朵,冲进了里屋,还不忘关门前冲太宰治比了个中指。
“太宰想要这个棒棒糖吗?不要钱了,拿去吃吧。”尾崎红叶微笑着将原味棒棒糖递给了太宰治。“谢谢红叶姐!”太宰治笑着握着棒棒糖回到了家里,转头对房间里没有拉窗帘的中原中也吐了吐舌头。
中原中也咬了咬牙,使劲一扯拉上了窗帘。
02、
尾崎红叶在中原中也的软磨硬泡下答应给他买了辆自行车。
太宰治正好好在路上走着,突然旁边溅起了水。好嘛,这才洗的校服是废了。太宰治抬头看向罪魁祸首,对方只留下了一串愉快的口哨。
太宰治弯弯嘴角,继续走着,内心构造着一个秘密计划。
中原中也又骑着自己那辆拉风的山地自行车到处寻找着太宰治的身影。他发现路口停了辆新的小轿车,但他没有在意,仍然继续不急不慢地寻找着目标。
五分钟后,中原中也被溅了一身水。
他抬头看见太宰治从那辆新车里探出头翻了个白眼。
03、
中原中也被留下打扫卫生了,原因是上课睡觉。
中原中也一扫帚一扫帚地慢慢扫着。空调已经关掉了,中原中也被夏季的高温热得汗流浃背。中原中也抹了一把鼻头的汗,又捞起校服上衣下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盐水落进眼角,引起一阵不舒服感。
黑板上的石英钟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教室里只有中原中也一人,夕阳将整个教室染成橙色,中原中也将扫帚丢到一边,把风扇调到最大,一屁股坐在了课桌上。不知不觉竟堕入了梦里。
再醒来时已是晚上七点多。中原中也赶紧把书包收拾好,锁了门,在大道和小巷两者之间选择了近路小巷。
中原中也隐隐约约听到有痞子在勒索学生。
救吗?
救。
中原中也甩下书包上去给了三个痞子之首一拳。
04、
中原中也鼻青脸肿地回到小卖部里,用餐巾纸擦干净了鼻血,又拿了些尾崎红叶的粉底抹在了自己脸上。
中原中也拍了拍衣服上的灰,整理了一下衣角,便推门进了里屋。
里屋里开着空调,尾崎红叶正盘腿焦急地看着自己手中的手机,见他回来了才恢复了平静。
“嘿嘿,红叶姐,你担心我呀。”
“是啊,太宰都出去找你了。”
中原中也揉了揉鼻头,尴尬地笑笑。然后提着书包走到书桌旁。
“行了,我今天怪累的,我去洗澡了。”
05、
太宰治在药店看到了中原中也,对方的脸上还挂着彩,书包也脏兮兮的,幸好是黑色的书包没那么容易看出来。
“嘿!小矮子!干什么呢?”太宰治看着对方手里的跌倒药闭上了嘴。
“你打架了。”
“关你屁事。”
两人相对无言。
“我要去告诉红叶大姐。”
“你!…不行。”
“不是吧,中也,你居然变成不良少年了。”
“…关你屁事。”
06、
中原中也坐在店里,打着游戏。突然听到柜台前传来一声“一根棒棒糖”。中原中也恶声恶气地吼道:“自己拿。”
“嘁,小矮子真凶啊。”太宰治扯了一根棒棒糖下来,剥了糖纸就含进了嘴里。
中原中也没有理他,继续打着游戏,嘴里还叼着根烟。太宰治把中原中也的烟抽了出来,笑眯眯地摇了摇:“这个不准~”
中原中也翻了个白眼,从面前的零食盒里抽了根巧克力棒出。中原中也踢了踢太宰治:“去,给我拿根冰棒。”
太宰治嘀嘀咕咕地出了门,过了一会儿又拿了根草莓味的冰棒进来。
“太宰治,你是想死了吧?”
07、
太宰治去了H大,中原中也去了F大。
两个人在分离的前一天难得坐在一起好好聊了聊天。
“说实话,太宰,我不希望离开。”
“……。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打架不让你抽烟吗?”
“不知道。”
“我不想让你误入歧途啊。”
“……。”
“中也,我可能是喜欢上你了。”
08、
H大和F大一个在城市的东边,一个在城市的西边。
也就过年回一下家了。
中原中也掸了掸烟灰,笑了笑:什么不让我误入歧途,你现在压根管不到我了。中原中也不禁笑出了声,但是笑着笑着,中原中也停了下来,烟渐渐烧短,中原中也掸了掸,烟灰落了一地。
干嘛在最后才说出来啊。
09、
中原中也收拾好行李,看着自己手里的火车票,感到一阵惆怅。
几个小时的折腾后,他总算是回到了自己熟悉的那个小卖部。
小卖部的天花板上还吊着那盏橘黄色的灯,晃晃悠悠地,还有两只飞蛾围绕着灯泡飞舞着。尾崎红叶坐在躺椅上,捧着一盏茶优雅地喝着。
“红叶姐…”
尾崎红叶睁开眼睛,温婉地看着中原中也:
“中也,去见见太宰治吧。”
10、
中原中也揣了根棒棒糖出了门,他站在寒风里,一时不知道该去哪好。中原中也犹豫不决地摩挲着兜里的棒棒糖,最终还是决定回小卖部。
太宰治提着垃圾袋站在楼梯口盯着离去的中原中也。
太宰治丢了垃圾,径直去了小卖部。
“一根棒棒糖。”
“只有原味了,爱买不买。”
“欸?是吗?”
太宰治越过柜台果断地吻上了中原中也的唇。
“那这个味的呢?”
--FIN--
各位5.20快乐
求个小红心或小蓝手

【双黑太中】投诉

-双驾校教练
-ooc
-没考过驾照
-@夏泠 的点文
-食用愉快
-
尊敬的森先生、福泽先生:
您们好。
我要投诉的是驾校里著名的两位教练:太宰先生和中原先生。
因为我已经顺利通过了考试并拿到了驾照,所以我也不怕他俩不让我毕业。
先说说太宰先生。
一开始,我还担心自己会不会因为美色的影响把车开到墙那边去,后来才发现是我想多了,我不应该担心自己,而是多担心担心太宰先生。
第一次他坐在副驾驶时,我感觉自己对太宰先生一见钟情了。我尽量把自己好的一面表现出来,但是,开着开着,太宰先生突然说了一句,哦呀,貌似跳车也不错?然后就打开了车门。
大敞开。
我感觉到凄冷的秋风凌烈地刮在我的脸上,告诉着我:
你失恋了。
两分钟的暗恋,很爽。小手还没牵,小嘴还没亲,它就伴着那位滚下车的英俊男子一并离了去。
你奶奶个熊。
幸好我及时刹住了车,不然这位我暗恋了两分钟的男人就要头破血流了。
第二天,太宰先生鼻青脸肿地坐在副驾驶上,安静了很多。
中原先生揍的。
说到中原先生。他是个很不错的人,长得帅,赚得多,声音好听,有车有房,就是矮了我半个头。不过也不错,小小的男生很可爱嘛。
就在我以为我又要开始一场恋爱时,我的幻想又破灭了。
破了个粉碎。
这次的暗恋时间更短,一分钟。
就在太宰先生给我讲解流程时,我看见了他,我的心飞上天堂:这明明是个驾校为什么那么多美男啊?!hshshs。
然后我看见中原先生径直往这边走来--
一脚踹向了太宰先生的肚子。
卧槽,听起来好痛啊。
“艹你妈的太宰治!你又他妈偷喝老子的红酒!”
我觉得中原先生不应该当驾校教练,而应该去当武术教练。
现在说说这两人。
相爱相杀。
一个词足以概括。
两人被称为双黑我是知道的,他们确实很厉害,尤其是中原先生,开车完全是用飙的。
您别当什么驾校教练了,您去当赛车手吧。
我这样对他说过。
我以前就是啊。
他这样回答我。
要不是因为那个混蛋,我也不至于拘束于这么个小驾校里面。
哦,我是说怎么同是驾校教练,个人财产数量怎么这么不一样。
一个开着兰博基尼在海边奔驰的时候,另一个还借着驾校车撩妹。
我一直以为这两人是那种见面就撕的仇人,直到有一天我在中原先生那辆骚包的兰博基尼上看到了太宰先生的身影。第二天中原先生很晚才来,还捂着腰。而太宰先生却难得地很早就来了,而且神清气爽的样子。
然后我就懂了。
哦对了,我这次是要投诉两人是因为他俩老是打架。
有一次我早上去驾校发现一辆教练车的汽车盖上凹进去了一块。我没当回事,中午我吃了个饭,下午再来时,我的车也遭了殃。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俩打架“不小心”留下的一些“磕磕碰碰”。
麻烦两位叮嘱一下他们两个吧,别打架了,都不是小孩子了,做事理智点。
哦,对了,听说这个月太宰先生要和中原先生要结婚了?祝他们99不88。
署名:曾经的一位学员
--FIN--
为什么这么短小?因为投诉信真没多长…(你
五月病啊,这就是五月病吧(毫无干劲)
文力全被五月病吞了
最后求个小红心、小蓝手啊

【双黑太中】婚后恋爱

-ooc红灯
-中原小姐的乌龙婚礼的后续
-前篇戳主页
-无异能,中也性转
-就想看双黑平平常常地谈个恋爱
-食用愉快
-
中原中也现在恨不得时光倒流回到婚礼前,不,恨不得回到二十岁生日时,要是重来一次,她绝对绝对不会要那本红本本。
现在她正裹着被子狠狠瞪着床边的男人。
“离婚。”中原中也不知第几次提出这个要求。“不—要—。”对方不知第几次这样回复道。
中原中也深吸了一口气,不再用被子当防御武器防着自己。太宰治眼睛一亮,自己的机会来了。
中原中也噔噔噔地跑向门口,又被手长脚长的太宰治抓了回来。
“不要挣扎了中原小姐~”太宰治的手摸进了中原中也的上衣里,“我们是合法的哦。”
“我明天就可以让这个变成不合法的。”中原中也淡定道。“那是明天的事啦宝贝儿。”太宰治笑的像个流氓。中原中也打掉太宰治的手,把他一脚踹下了床。太宰治抿了抿嘴唇,缓缓站起身来,转身认真看着中原中也,就在中原中也被盯得发虚的时候,太宰治突然开口道:
“中也,你不喜欢我吗?”
中原中也松了口气,还以为这男人要霸王硬上弓,结果气场却从狮子瞬间变成了小猫。
“不·喜·欢。”中原中也轻蔑地轻哼了一声,“我们不过是商业联姻,彼此都没有感情,这种事,得等到有感情才能做吧?”
“那中也是不打算离婚了是吗?”太宰治歪头笑道。“不。不存在的。”中原中也将两手架在胸前比了个叉。“那培养感情有什么用啊?上完床就离婚吗?”太宰治将两手撑在中原中也身边。中原中也转了转眼睛,摸了摸下巴道:“也不是不可以。”
太宰治被眼前的小媳妇逗乐了,没说什么,脱了衣服钻进了被窝里。
“喂!你干什么啊?!”“睡觉啊。”太宰治将中原中也还进怀里,下巴搁在中原中也的发旋上蹭了蹭:
“晚安。”
-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对太宰治太放纵了。
今天出去逛街的时候发现太宰治正和一名陌生女子坐在咖啡厅里聊着天。
这绿帽戴的真是响亮,横滨谁不知道太宰治是中原家的女婿?
怎么办呢?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啦。
个屁。
中原中也等到太宰治回来后把一纸离婚协议书拍到了对方的脸上。
“中也,我没有出轨哦,是一位很重要的女客户啦。”
中原中也很庆幸自己没有相信太宰治的鬼话。
一天中原中也正在庭院里享用着下午茶呢,突然一个女人闯进了别墅里要求她和太宰治离婚。
中原中也满脸问号,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上个月在咖啡厅里和太宰治“谈生意”的“女客户”。
中原中也说,可以啊,只要他肯离婚,我可是巴不得呢。对方听了急了眼,她没想到中原中也会这么淡定。
太宰治回家后再次迎来了一纸离婚协议书。
太宰治委屈,他把中原中也抱进怀里:“今天我没有和女客户谈生意啊。”“是啊,是没有,但是上个月的那位女客户可是要我把你让给人家呢。”中原中也专注地打着游戏,几个大招就把boss打趴了地。“那中也是怎么回答的呢?”太宰治兴致勃勃地问道。中原中也扬起离婚协议书:“这不就是答复么?”
太宰治叹了口气,狠狠吻住了中原中也的唇。
“中也,你看那么多人都那么迷恋我,你难道没有危机感吗?”
“中也,你能不能也稍微迷恋迷恋我呢?”
-
中原中也谈恋爱了。
对象是自己的丈夫。
尾崎红叶看着天天甜甜蜜蜜腻在一起的小情侣,塞给了他们一个大红包。
“红叶姐,我们又没办什么喜事,这是?”中原中也接过红包,不解道。
尾崎红叶用和服袖子掩面笑道:“这是满月钱。”
两人明白,尾崎红叶这是催生孩子了。
-
中原中也怀孕期间被太宰治当祖宗供着,要吃的给吃的,要喝的给喝的,就差跪着双手奉上了。
中原中也在太宰治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用舌头舔了舔颊上的肌肤,给了太宰治一个暧昧的眼神。
太宰治看了看中原中也的肚子,进了卫生间,门外传来中原中也笑得打滚的声音。
-
太宰治抱着孩子站在病床边,弯腰给中原中也看着孩子的睡颜。
“中也,我爱你。”
“干嘛突然说这个啊。”
“听说有很多人死在了手术台上呢。”
“你这是咒我死吗?”
“没有呐,中也。”
我只是怕,怕你再也感受不到我对你的爱意了。
--FIN--
这算烂尾吗?算了管它呢。
喜欢的话不妨戳个小红心和小蓝手啊

心里很委屈,被和自己相处了两年的朋友当做外人看,还被她说是ky(她发在空间里了,还把我的一些玩笑打了出来说要是有下次就不原谅,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可是我就是那种大大咧咧的人呐,尤其是对自己朋友的时候。
她到底还瞒了我多少啊。
心痛。
(明天更文。)

【双黑太中】车

@觴綠(@不了,抱歉)的点文
第一次开车,哪里不好还请见谅。
-(假)病人宰x医生中

http://weibo.com/u/6254170506?topnav=1&wvr=6&topsug=1&is_all=1

(捂肾)

我真是怕了简书了,求您这次别再锁了,中也都做了三次了,这次咱换个地方做

点不开的朋友戳评论链接。

【双黑太中】中也生贺

-ooc红灯
-中也生日快乐!你是世界第一可爱!
-来玩一个很老的平行时空梗
-快打小甜饼
-食用愉快
-
太宰治一早醒来发现自己的被窝里多了一团东西。太宰治把被子一把掀开,发现原来是一个小男孩。
“哦,我还以为什么呢。”太宰治揉了揉眼睛,又倒回了床上。
几分钟后…
“等等!小男孩??!!”太宰治猛地坐起身来,将手穿过男孩的腋窝,架了起来。
什么嘛……
这个脸……
分明是八岁的中也嘛。
-
“报告,中原大人,有个黑发的男人在楼下等您。”
中原中也听到“黑发”就感觉不太好了。中原中也一把把办公桌底下的黑发男孩抓了出来,,夹在臂弯里,冲部下点了点头:“谢谢了,我正好也要找他。”
不,中原大人,您可以把脚步放轻一些吗?楼塌了很麻烦的。
-
“太宰/中也!这是怎么回事!”
太宰治愣了一下,看向中原中也臂弯里挣扎的男孩,又看了看自己抓着后衣领的男孩。
“哇,黏糊糊的蛞蝓!还有两只!”黑发男孩扭了扭身子,找了个舒服一点的姿势冲对面扮鬼脸。“啧,傻乎乎的青鲭。”太宰治抓着的橙发男孩气呼呼地吼了一句,但是想了好久都没能想到什么骂人的话。
“好吧,这是什么异能吗?”中原中也把男孩放下,男孩哼哼了两声,偏过了头不去看中原中也,但那双鸢色的眸子却没舍得离开。
“不会啊,我手中的这只小蛞蝓可没有消失呢。”太宰治打量了一下矮了自己不知道几个头的小男孩,撇了撇嘴。男孩听到“小蛞蝓”三个字后翻了翻白眼,但却没有说什么。
“所以,这不是假的咯。”中原中也抓住打算去撩拨小中也的小太宰。小太宰对小中也吐了吐舌头,小中也挣脱了太宰治的控制,冲过去一拳揍到了小太宰的脸上。
“哇啊,中也你打人!我要去告诉尾崎老师!”“明明是你先说我的!我要去告诉森医生!”“哼,帽子放置所只知道告状。”“不是你先说的吗?!混蛋绷带浪费装置!”……
两位大人在一旁听着两个小孩的斗嘴,感觉风儿喧嚣得厉害。
原来,咱俩,小时候,那么幼稚啊。
-
最后,两位大人带着两个小孩去了游乐园。想想生活在黑暗里天天训练的孩子哪里见过如此梦幻童话的地儿?两个孩子的眼睛到处瞟着,打量着这个记忆里没有影的地方。但是作为港口黑手党,自尊心还是控制住了他们的好奇心。
“喔,今天是蛞蝓的生日呢。怎么样,中也,要穿着小裙子骑在旋转木马上拍个照吗?”
“滚。”
小中也一脚踢上小太宰的膝盖窝。
中原中也这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难怪今天早上红叶姐这么看着他。
这么说来,我现在可是大了太宰一岁呢。
中原中也颇得意地看了一眼太宰治,然后领着两位小小黑手党进了鬼屋。
太宰治:???
-
中原中也因为大了太宰治一岁,颇开心地带着孩子玩了一圈游乐园。几乎所有的游乐设施都玩了个遍,除了……
摩天轮。
“在摩天轮的顶端跳下来的感觉一定很爽!”小太宰兴冲冲地攥着门票,急切地垫着脚看前面的人还有多少。
“你可不可以安静一点。”小中也瘪了瘪嘴,双手环胸道。“欸?可是中也也在说话哦。”小太宰回头笑眯眯地看着小中也。“我是为了叫你闭嘴!”小中也回过头瞪他。“说实话,中也你也超期待的吧?”“我,我才没有。”
好嘛,两位大人在一旁看着(因为他们说对两个大男人窝在一个狭小空间里不感兴趣,顺便太宰治先生还因为作死说了一句“中也明明是小男人吧”成功收获了拳头一枚),糟心地叹了口气。
-
小太宰迫不及待地跳上了停在自己面前的机械仓。小中也嘀嘀咕咕地跟了上去。
“中也真是的,婆婆妈妈的,原来蛞蝓都是这样的吗?”小太宰翘起嘴巴,不耐地用手指轻轻拍打着膝盖。“喂,你个青鲭!你再这样,我就…”“就把我丢下去吗?啊啊,求之不得呐中也。”小太宰歪着头嘻嘻地笑着。
话题突然就停止了继续,就好像刚延伸了没多久的射线突然被一个端点给定了下来。
“中也,我听说,在摩天轮的顶部亲吻。”
摩天轮缓缓转动着。
“会永远在一起哦。”
两人乘坐的机械仓离地面的距离渐渐远了起来。
“所以…”
小太宰把头慢慢凑近小中也的。
“要…”
机械仓徐徐地升向最高点。
“要试试吗?”
两人的唇印在一起。
“中也,今晚的月亮真是美呢。”
摩天轮下,夜幕低垂,两位成年人的手交叠在一起。
“中也,生日快乐哦。”
--FIN--
我在外面吃酒,小孩子好吵哦。
婚礼舞台很漂亮,要不要写个双黑结婚什么的?
好想开车啊,可是我怕开到一半车翻得离谱…
再说一遍:世界第一可爱的中也生日快乐!
来点个小红心或者小蓝手给中也庆生吧w